压抑“高四”何去何从 揭秘高考复读生煎熬生活(组图)

来源:互联网 yangliu 发表于:2010-11-16 15:45 点击:

  

压抑“高四”何去何从 揭秘高考复读生煎熬生活(组图)

 

  

压抑“高四”何去何从 揭秘高考复读生煎熬生活(组图)

 

  别问我过去,也别问我将来。”在学校,他们是一个特殊群体,低调、沉默;在高考路上,他们又是孤独的个体,各自鲸吞着压力。复读生,这个大学扩招后迅速增长的群体。高考,这座中国孩子通往将来的必经之桥,被挤下来或主动放弃,都让复读生比应届生经历得更多。22岁的陈媛,2006届复读生;18岁的李思沛,2010届复读生。他们不同年,互相不认识,但却先后在同一所学校复读。当我们走近这个学校的复读生时,看到的,不过是千千万万复读生的缩影。孤独、坚韧、压抑、隐忍,他们站在人生的峭壁边,向着来年的6月,静默地向诺曼底登陆。

  A 沉闷

  2005年6月的高考中,绵阳中学文科应届生陈媛因发挥失常落榜。思考后她选择复读,7月便在绵中复读班报了名。

  入学时正值“秋老虎”,天气闷热。宿舍的气氛同样如此,陈媛被分在8人间寝室,踏进房间那一刻,她便感受到“这里和以前高三的气氛不太一样”:即将成为同班同学,大家却仅以点头来向初到的“室友”打招呼,坐在床上各做各的。直到晚上熄灯前,沉默才被打破,但聊天内容不过是简单介绍自己从哪里来。

  很快,闲谈被另一主题取代——其中三四人开始讨论一道数学题。

  第二天,复读班正式开课。陈媛所在班级位于3楼,上课、自习、考试是大多同学的全部主题,在教室一坐,动辄四五个小时。即使下课也很少有人起身,比起在教室外走动,大家更愿意埋头苦攻一道数学题。

  即使同桌,大家的交谈也不多。很少有人提起自己过去的高考经历,也没有人兴高采烈地提起意向中的大学。陈媛对此的理解是,这个教室里的人,不需要交流,大家像相互了解一样,他们有同样的目标。

  陈媛复读那年,全年级有20余个复读班,但班与班之间几乎没有来往。“不像那些应届班,一起参加体育活动。在复读班,不同班级的人从不打招呼。从身边走过的,也许就在你隔壁班,但你可能一点印象都没有。”

  作为插进2010届应届班复读的李思沛,却觉得班里气氛比想象中活跃,“他们并不是只埋头读死书的人。”李思沛觉得自己在应届班,心态被应届生的气氛所感染,反而对于“复读生”这个群体感到陌生。

  B 刻苦

  6:30寝室通电开灯、7:35早自习……22:15晚自习结束、22:30教室熄灯、22:45寝室熄灯。复读班里,大部分学生的作息,是随早晨开灯时间而开始,却不随熄灯时间而结束。

  每当两盏日光灯熄灭,陈媛就合眼睡了,但她绝对是“少数派”:其余7个床位,手电筒的灯光总会同时亮起,“夜车”最晚开到凌晨一两点。“我们心态不一样。”李思沛说,“浪费了一次高考机会,这次要珍惜。”

  虽然是早睡的“少数派”,但李思沛却是早起的第一人。

  在李思沛的宿舍,他起得最早。为了不在食堂排队,李思沛会提早一点起床,6时40分将早饭带去教室,这时教室里常常只有他一个人。

  下晚自习后,李思沛回到宿舍,另一些同学则回到租住的公寓内。

  在绵中高三园区旁边,是一大片教师公寓,这里很多房子租给复读学生。“大部分是复读生。”其中一名出租人兰大姐说,“他们特别刻苦,起得早,睡得又特别晚。”偶尔凌晨起床时,能看到从他们房门下透出的光线,“一般两个复读生住在一起,一起熬夜。”

  C 折磨

  不管是挑灯夜读,还是赶早起床,李思沛们都是为了复读那一年中数十次“大考”以及最后的高考。

  住在陈媛隔壁寝室的女生杜芸,在老家遂宁读高中时,每逢大考必然失眠。杜芸并不认为这是可怕的问题,因为当时所谓的大考,只是期末考试,偶尔一两晚休息不好并不影响她发挥。

  但这个毛病放在绵阳中学,就成了大问题:在这里,随堂考试几乎天天有,杜芸眼中的“大考”,也可谓无处不在。“大考”包括入学的摸底考试、月考、绵阳三次诊断考试、成都三次诊断考试、上半年的期末考。因为“大考”频繁,杜芸被失眠“折磨得痛不欲生”。

  李思沛在复读那一年,参加有排名的大型考试接近20次。

  一位绵中的老师说,学校每一次“大考”,都会专门安排考室、设监考老师;年级也有专门的阅卷组;最后,每个教室的门前都会张贴一张4开大小的成绩单,详细罗列每一名学生成绩的排名。“大考”都会划分A优、B优和C优分数线,这三条分数线其实就是按照高考中的1本、2本、3本线的比例划分的, “说白了,每一次‘大考’,都在模仿高考。”

  无言的交流>>>

  她直勾勾地盯着我

  起床、学习、夜读、考试,周而复始;没有交流,缺少运动,这种压抑感,就像是炎热的天气一样,一直罩在复读生的头上。

  在复读班,陈媛有一套自己的作息、复习进度,尽力避免被周围的紧张气息感染,然而不到一个月,她建立的心理防线就被攻破。无论在教室还是寝室,紧迫的节奏都让她感到无所适从。

  大家似乎在有意识地避开压抑,却总有一些猝不及防的事,让他们感到压抑其实无处不在。

  李华是陈媛所在复读班的班长,在陈媛印象中,李华算是一个性格开朗的女生。在开课不到两个月的一个下午,班上同学听说李华在办公室和老师大吵了起来。

  从那以后,李华再也没来上课,班主任对全班做了简单解释:“李华的精神状态出现一些异常。”高考前一天,同学收到李华的短信:“你们加油,我就不参加高考了”。

  如今,具体情节已模糊,但有一个细节,至今让陈媛印象深刻:李华对整个办公室的老师说了些莫名其妙的话,大意是“你们的能力都不行”。

  除了李华外,还有一人让陈媛印象深刻,同桌王小林。当年临近高考时,陈媛发现王小林行为异常:老师在讲课,她却用笔反复戳自己的手背,弄得皮肤上满是小红点,她仿佛没有感觉,也没有要停下的意思。

  晚自习时,陈媛在埋头做作业,王小林却侧着脑袋趴在桌上,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。

  “是不是压力太大了?”陈媛暗自想着,并尝试着与她交流减压经验:“压力大的时候可以撕纸嘛!”王小林却并不回话。

  高考结束的第二天,全班吃了一顿散伙饭。王小林拉住陈媛低声说道:“谢谢你,没有被我的行为吓跑。”

  忧伤的结局>>>

  复读班的同学完全断了音信

  2006年的高考,陈媛超出重本线20分,但这仍不是她的正常水平。尽管如此,填报志愿时,陈媛毫不犹豫地选择求稳,后来进入四川一所重本大学。“当时心里想着,即使第一志愿落榜,即使上个二本大学,也不会再一次复读了。”

  进入大学,陈媛和不少同窗三年的朋友都保持着密切联系,但和复读班的同学,几乎完全断了音信。“在那种压抑紧张的环境下,心与心深入交流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。大家因为共同的目标聚在一起,经历过了,就散开了,情感上似乎没有留下痕迹。”

  2010年的高考,李思沛考得不错,打算填报人民大学。

  7月,又到一年复读报名时,对于已毕业的李思沛来说,那个画面再熟悉不过:全省各地学生往绵中跑,加上家长,人数众多,以致于学校的青协还专门组织了志愿者,来为这些报名者引路,为他们提供帮助。

  新的复读生又到来了。

  记者谭晓娟房欣 摄影黄瑶

  (根据受访者要求,以上人物除李思沛外,皆为化名)

上一篇新闻:上一篇:高四那一年 我比高三付出的更多
下一篇新闻:下一篇:艰难的高考复读生活
中国艺术生高考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或建立镜像.如有违反,追究法律责任---感谢中科鸿基提供服务器网络支持
Copyright © 2007-2011 a211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